——

朝代拟人all明偏葡明派,婉拒明宋/宋明cp向
历史同人利玛窦×徐光启友达及友达以上,也嗑嗑郭居静/罗如望与小鸟的轻微友达以上(坚定一点啊你…!!)以及玄扈与其他传教士的友情向(友情向only【加粗】)
最近玩的什么游戏看看头像和背景差不多也就知道了´◡`
fgo尼禄/大公/大卫爸爸/学妹/蛋糕/船长推

小葡萄和小阿明

我补完作业了
避雷:全是BUG!妄想!!私设!!!没有文笔!!!!不能怪我开国君主×朝太好吃了实在是(你丫)尊重宗教尊重君主们,不打tag了就(。)

十四五岁样子的少年看不出身份,眉眼间却颇有些贵族神气。他扬言要参加伯爵夺回自己继承权的战争。年轻的伯爵低头看着他浅锈色的澄澈双眼,打量他的装束,然后笑着解下自己的佩剑扔给狂妄的少年,少年稳稳当当地接住了并流畅地将其系于腰带,露出热情又带着些嗜血意味的笑容。

少年在战争中受伤却拒绝包扎。他明亮的仿佛燃烧着一团火焰的眸子直直看向同样浴血的恩里克斯伯爵,然后浑身血淋淋地行了个扪心礼。
“从今往后,唯您是从,Mi rey。”

阿方索一愣,确认自己听到的是国王这个词。野心被揭穿,恩里克斯伯爵猜测他大约是被一个传说中撒旦的孩子所缠上了,但如果可以的话他更愿意称之为天使的奇迹。于是他抬手摸了摸少年被血污和汗水打湿的棕红色头发。

少年跟他姓,名字是殷切的和平。
“等有一块属于你自己的地方了,和平就是最可贵的。”攻打穆斯林的城邦时,阿方索为少年取了这个名字,“我亲爱的孩子,你将是教皇治下最优秀的国家,你的人民将是最优秀的民族。”
费尔南披挂着骑士的甲胄,还有些稚嫩的脸上绽开一个自豪的微笑。

“不过教皇的话并不是铁律,”自封国王的阿方索一世看着圣殿骑士团在葡萄牙的分团,小声地同已拔高不少的费尔南耳语:“你的心灵,你的子民的思想,比教皇和宗教更重要。”
————————葡萄说的那句话是板鸭语()毕竟那时候还没有葡语(虽然说板鸭语好像也不太……撒旦的孩子和天使的奇迹是一个私设梗,暂且按下不表

————————
军中有个面容清秀的孩童,穿着普普通通的棉布衣衫,说是来找今日投靠红巾军的僧人。被迫还俗的年轻人先是感到奇怪,看着刚到他腰间的已然束发许久的白净纤细不似乱世百姓的小少年,不太能相信这小娃儿刚穿过义军队伍来到自己身边。
“你是谁家的娃子,来找我作甚么?”他蹲下来,想捏捏小孩的脸,又怕是哪个富贵人家的少爷,只好将手搭在膝盖上老老实实蹲着。

“天地为家。”少年果断地答他。

朱重八和尚刚听这前半句就忍不住笑了一声。的确是富贵人家的少爷了吧,没准还是哪个大官的么娃。他摇摇头,正准备问他家住何处,却在听得少年后半句时突然僵住。

“——来助您驱狼吞虎,逐鹿中原。”

“你…!”重八心中一惊,正想辩白,却想到自己现在正在义军之中,已然是个乱党,无白可辩。“…看样子你是个大富大贵之人的子弟,且不说你不宜投军,你小小年纪,又能助我什么?我一介草民,又如何与那鞑虏和义军逐鹿中原?”

“大富大贵之人,将是您。”

小少年稍显柔软的脸上镶的却是一双锐利而神采奕奕的眼瞳。

“‘将军’…?”重八惊得睁大了双眼,但不敢声张,只压低嗓音暗问一句。
少年一板一眼地做了个揖,口道:“正是。从此愿伴您出生入死,奉您如父如君。”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