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朝代拟人all明偏葡明派,婉拒明宋/宋明cp向
历史同人利玛窦×徐光启友达及友达以上,也嗑嗑郭居静/罗如望与小鸟的轻微友达以上(坚定一点啊你…!!)以及玄扈与其他传教士的友情向(友情向only【加粗】)
最近玩的什么游戏看看头像和背景差不多也就知道了´◡`
fgo尼禄/大公/大卫爸爸/学妹/蛋糕/船长推

对于上一篇的私设和玩到的梗(´・_・`)


私设部分

*1:“任性的将军”,跟卵卵聊到前人如何定义朝的时候的一个概念,汉以前被统称为人神,汉哥开始笼统地称为将军,清清是个例外,被称为大人。

*2:“失意”,1580年葡萄王室缺乏继承人,与卡斯合并,殖民地和航线要共享。虽然是非常和平的合并,但是葡萄心里还是很难受。然后葡萄的果阿还是新任澳门总督来着(记不太清了sad)去澳门交涉,跟明朝官员讲一下卡斯人的事儿,葡萄就特委屈,看俺明也在就上去要抱抱(???)这样。

*3:两个人的口语水平问题,俺毫无道理地认为葡萄的汉语比明明的葡萄牙语好,明明的蒙古语比元哥的汉语好。

贯穿全文的两个私设:
①字典问题,就俺私设是这俩平时聊天要用字典……说着说着就翻一翻,找不到的就比划。然后这个字典确有其事(?),主流说法是这本字典是利玛窦和罗明坚编纂的,也有说法是商人之间自己搞的。在商人间传播是俺瞎猜的,做生意的总不能老用手语吧(大概)。
②眼镜,葡萄送的,因为俺明有时候看不清,事实上这个……这个人间的东西对朝没用啊……俺明看不清是因为政府对领土的掌控力下降。

然后是一点点用到的梗的部分

【马切拉塔的传教士】
指利玛窦。

【熟知……友谊】
全西欧有航海志向的国家共同的认知(?)。桑迪(卡斯提尔的某一任菲律宾总督)在写“两万人搞定中国”的计划书的时候明确提到需要有葡萄牙人参与,因为他们对中国非常熟悉;荷兰人曾经想要在中国沿海挑起骚乱再主动请缨平叛以效仿葡萄牙人;英国人在伊莎Ⅰ的信件丢失以后想要与中国人通商时去争取了葡属果阿印总督的同意,但是被澳门总督拦下来了(……)澳门葡人还跟英国人讲中国不许别的国家同他们贸易,转头就跟明朝官员上报说这些人是荷兰人。

【集市】
明代夏季的广交会,或者说是开海以后随季风而来的东南亚商人到广东的集会,包括东南亚本土的商人(但是十七世纪比较少了)和西方商人。

【共有子民】
化用了《中葡早期关系史》里的“…占主流的觀點是‘用夏變夷’,將葡人看做子民,這是明朝允許葡人入居的基點”。

【谎言】
事实上葡萄这个时候已经衰落了。

【后膛火炮】
佛郎机,早期后膛火炮。

【趾高气扬的翻译】
火者亚三,被威武大将军朱寿陛下收入豹房的那一位。

【民兵船】
屯门之战,这里涉及到一点私设,屯门、西草湾和走马溪之役三场小战役中葡萄和俺明在场的只有屯门之战。
(不过事实上西草湾之战也是民兵对武装商船)

【第一眼就能认出】
该怎么说这个呢…其实还有一点是因为如果不认出来的话葡萄的船要多交九分之八的水饷和三分之二的货物进出口税。

【德川幕府】
德川幕府执行闭关锁国的命令,大概1616年开始严格禁教,对西方船只只开放两个港口,中国商船不受限。1623年驱逐西班牙人。这里还没提到的是1633锁国令,1639驱逐葡萄牙人。

【Tamenb】
大家都懂啊不解释(???)。来自伯莱拉的追根问底。

【正德十二年】
1517年的使团,船长安德拉德与使节托梅的组合。

【新世界】
大航海时代。

【再次闯入视线】
郑和下西洋的时候见过七次(俺开玩笑的x)

【不成规模的战争】
就是那三次小打小闹和嘉靖年间的紧张对峙。

【抵俸】
明史外国传六里提到“初,广东文武官月俸多以番货代,至是货至者寡,有议复许佛郎机通市者”。

【蜈蚣船】
明代对葡萄的风帆船的称呼。

【臣服】
《中西最初的遭遇与冲突》p173“……(葡萄牙人)希望获得一个贸易据点,以和平甚至臣服的方式。”

【禁海和开海】
嘉靖初严行海禁,但是很快明政府发现禁海解决不了问题,尤其是走私损失大量关税的问题和官员俸禄的问题,所以又开海了(……)

【斯拉修】
中世纪到十六世纪中在德国乃至西欧流行的一种装饰(希望没有记错)。

【野蛮民族】
参见托梅的《东方志》,里头把中国人称作野蛮民族,一直到伯莱拉那会儿都这么称呼中国人,理由大概是中国人不信教吧……

【1553】
参见《中葡议和再探讨》中的“许多年来,中国与葡萄牙人大动干戈,尽管如此,葡萄牙人从未停止过他们的对华贸易。此种一直持续至53年,此时传来消息说华人愿同葡萄牙人修好,后来也真的握手言和”。

【adeus】
用于长途旅行时的告别的词语和永别(应该没记错?)。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