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朝代拟人all明偏葡明派,婉拒明宋/宋明cp向
历史同人利玛窦×徐光启友达及友达以上,也嗑嗑郭居静/罗如望与小鸟的轻微友达以上(坚定一点啊你…!!)以及玄扈与其他传教士的友情向(友情向only【加粗】)
最近玩的什么游戏看看头像和背景差不多也就知道了´◡`
fgo尼禄/大公/大卫爸爸/学妹/蛋糕/船长推

因为有了新坑友而发的一点……理解。

深夜发蛇精,写个迷之自我讨论【?】关于我爱得要死要活设定又不清不楚其中一位生日都不明了的两个朝,以及cp相处模式。

从我的时间设定上来看葡萄比俺明大,不是一年两年,而是几百年,所以一开始想搞的是葡萄痴汉啊或者霸总,或者他宠俺明比较多这样的傻白甜设定,不过我自己琢磨了几个学期【……】然后拒绝了这个设定。

其一是葡萄在远东这一块力量不够强,那时候主要还是内陆帝国占便宜,他在那边霸总起来也就是个架子。虽然说一开始殖民者确实搞不清状况对华人凶了吧唧的,后来还是动不了武。

其二是我对葡萄个朝的理解问题。一开始我对葡萄的理解太浅显了,比现在还浅显,于是一厢情愿地套用了某些刻板模式。现在稍微了解了一点点,因为葡萄国教是天主教,而且由于摩尔人和基督徒在伊比利亚半岛的长期拉锯,我认为他的信仰应该是绝对坚定的【从作为政体的榜样角度上来看】。【因为cp脑所以擅自给葡萄加了双性恋的性向设定这个按下不表。】所以痴汉这种本来就容易ooc的设定就不能有了。

俺明的话,其实我现在对他的了解也仍然属于浅显的范围,但大的轮廓还是比葡萄清楚。

首先作为儒教大陆王朝,他是有大爱的,对天下的形势有浪漫而虚无的想象。加上某本书的影响,于是我就私下从中引申出他作为政权的威严又温和的“家长式”的设定,所以从这里来看俺明是跟葡萄差不多稳的【即使他孩子气的时候也不少】,又有宗主国的自我定位,所以与其说是葡萄宠俺明还不如说是俺明让着葡萄。

然后作为个人来看,俺明还是比葡萄少点阅历【真·】,怎么说,大概就是容易被葡萄骗啊x作为个人的话俺明会更活泼耿直一点,更有连清人的感觉,葡萄就相对稳了。

葡萄作为个人应该不会太纠结宗教了,之前我也暗搓搓画过一个葡萄骨科的条,可以说在我的观念里葡萄【非朝设意味】应该是重感情的人,很有骑士的风度【这里沿袭朝设】,所以会下意识把俺明看做需要保护者,其实人家压根不需要.jpg

相处的话,隆庆开关之前一直都比较僵。以及私设除了屯门之外其他两场小战役葡萄俺明都没在现场,就是接到战报感叹两句。葡萄在这过程中开始不那么轻视俺明,俺明开始考虑压榨【?】葡萄【火器技术层面的】剩余价值,或者说也开始不把他单纯看作边远小国。

隆庆开关以后再接触,两个朝就比较心里有底了,唠嗑唠嗑啥的,握个手【?】啊吃顿饭啊,挺好【呸】。国之熙熙,皆为那啥嘛。

之后就是特殊身份促进普通身份交流的那种感觉了,比如即使政策上不太欢迎葡萄,碰得上面的时候俺明也会私下拉着葡萄唠嗑唠嗑,问特产拉家常。

这个不算二三次元分开,这个算是我的私心。
达到友谊以上算是1580前后,我私心想推前一点,比如说隆庆之后不久。葡萄受了委屈找俺明求安慰二话不说就扑上去埋颈窝。挺好,嗯挺好【呸】。算是第一次比较像样的身体接触吧。

所以感情反而是在最后短短几十年迅速发酵来着,不过私设葡萄和俺明始终没有正式告白过,顶着特殊身份确实也不好说出口。最后葡萄这句话是憋到俺明跟前辈唠嗑去了都没说出口,自己神隐看着老弟在南欧一点点衰落。俺明倒是暗着讲过,不过没用葡萄可是个文盲【呸】。

俺明目送由检龙驭上宾之后本来想拿葡萄送他的手铳自我了断的,想了想放下了给埋土里,等着顺子上来握着顺子的剑自杀了。葡萄神隐那几百年有事没事就盯着宫里某克拉克瓷盘,上边儿有浑天仪的纹章的那种,盘背面还有几个字母。

【Tamenb】

over。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