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

三分钟热度|
cp吃很杂|
经常发游戏动态|
喜欢美少女有什么错!|
想明白了,这辈子不吃葡明是不可能的(|
↑这个葡说的是王葡,望周知|
朝拟吃右明啦…只有bg情况才吃明左()|
是明粉啊!!(虽然是史盲)|
想爬到伊比利亚(难过语言关……)
如果有了解恩四/贡萨洛相关资料的人可以告诉我的话非常感谢…!!|
aph葡领(虽然一点都看不出来)|
少女前线天下第一.jpg|
↑正牌老婆是灰熊酱,94是(我单方面认的)小女朋友,吃绿雷、1294和保姆睡鼠(www),ar小队了解中|
最后你会发现还是fgo好玩.jpg|
正牌老婆尼禄↑|
因为髮国船活动立绘质量很高又回坑了舰b()
jbr咸新

深不可测(?)的信件集

大年初一更新(?)
————————————————————————
*:《利玛窦信件集》,台译(译者罗渔),1986版,由光启出版社与辅仁大学出版社联合发行 (ps:可能有说话习惯不同或者影印错误导致的语句不通)
  
*:整个信件内容的简介(比原书的啰嗦一些)以及一些随机收录的感觉很微妙(褒义)的段落和句子, 也可以解释为:暴露(?)Ricci意呆本色和性格的句子
   
*:只收录下册,上册的影印过于伤眼…不过上册我看到过Ricci说可惜不能完全成为中国人的那封信(以及中国人衣服穿着很体面这种话2333)
  
会陆续补充!德法比神父的那封还没搞完不过我存不住东西
锻炼手速真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也累)
   
     
1.【1599年致罗马高斯塔神父书】
     
主要是工作情况、各会院的情况还有一些对中国教区传教策略的解释。提到目前要谨慎(而且怀有爱心)地行事,首要目标是去京城争取皇帝的支持。

“行走两个月后方到南京,在途中曾经患病,在一朋友(瞿太素)家养疴。在这时我收到从印度与欧洲来的信,其中还有您的两封到了南昌。我念了又念,越看越高兴,越发现其中尚有未注意的消息,因此真不知该如何感谢您。”   
  
“请您多为我代祷,使我有生之年多为天主服务,这个传教工作十分艰巨,不能让我衰老太快。”    【☜请记住这句话】
  
“请不要忘记常给我写信,给我安慰。”   
“希望常给我写些祖国的消息,越多越好,我既为祖国一份子,对它不能忘怀。”   
   
“(高斯塔神父说送了东西过来,但是Ricci没有收到,也没听说有人收到),但我仍然衷心感谢您,如同我已经收到了一般。假如那些东西已经到达我们南方的会院,早一天或晚一天到我的手中都没有关系,只要安全到达就行。”
   
“今年战争结束了,希望明年有所作为。”
  
“我不曾把这本书(《交友论》)印刷,也不能印刷,因为必须先有会长的准许方可。”
  
“…(在南京买了房屋做会院,说这三年非常忙,早上要早早吃完饭不然→),我只得饿着肚子应酬了。”
  
“感谢天主,我身体健康,希望您对您目前的工作感到满意,善尽己职,不必羡慕在远东的我们。”
   
最后是希望能寄点三棱镜和油画过来,说自己会照价甚至多出四五倍的价钱付,钱让别的会省付不太好。然后还强调直接寄过来就行不要经过别的远东会省了,不然可能会被其他会省以「正当的解释」来扣押。

结尾问候了高斯塔神父以及其他的前辈、同学。

   
   2.【1602年致龙华民神父书】
    
  短信(字面意思)。
  
没有问候语及落款。虽然是写给龙华民的信但是有一半在讲别的。
   
夸了一下来北京办事的李玛诺神父( 即大玛诺
  
“他(李玛诺神父)日夜所思所希望的,除众多灵魂的皈依外,别无所求;他的热诚把我的冷淡也燃烧热了。”
 
然后说自己让李玛诺神父赶紧回去(估计是南方的某省会院),并且让钟鸣礼修士随李玛诺神父一起走,看望苏若望神父的病。
  
与某文学素养很高的京官把《天主实义》润色修改过了,刻印后“兹顺便给神父(应该是指龙华民)带来一本”。
【真·冷淡.jpg】
  
3.【05年致罗马马赛利神父书】
  
给长上的 撒娇 近况报告长信→“我有专信写给您。”
   
“您在最后一封给我的信中谓,在我给高斯塔神父的信中不曾提到您,但是罗马耶稣会总部尚未发出类似的公告:「请以惯例的追思礼,悼念路道威高·马赛利神父」云云。(不过)这几句话使我吃惊不小,因为我才发现,在小的事上稍加注意,可使您感到快乐,您待我太好了,我欠您的的确太多啊!”
【◇:括号里的转折词是我自己加的,原译文没有。以及总部公告这里来回看了好几遍,猜测是Ricci开了个玩笑 皮这一下非常开心
   
“我们听说,由外人之口把消息传到罗马,言圣教在中国大行,即使中国皇帝也皈依了基督,这真是太浮夸了,有些人竟然信以为真。”
“的确我们蒙皇帝特准在京居住,而且还由国库每月领四人的生活费,…。”
   
“(Ricci一行人可在北京居住,并且受到官绅们的尊敬)对此让人惊异,出乎人意料之外的局面,我们连想都不敢想,连说也不能说,这应归功于至高天主全能之手在冥冥中安排的,许多事我之胆敢去做,是因为我依靠天主所给我们的超性的援助,而不是人的力量与理智所能办得到的。”
“我们一共十六人,每天皆很忙碌。” 【十六个人吃四个人的俸禄,难怪不买马】
   
提到王丰肃神父于04年到达中国,现居南京会院,送来了两个怀表 可以拿来送礼。
   
北京教区虽然是新教区但是受洗人也已经有100+了,大多是官员和读书人。

“我已想过,宁缺毋滥,因此对这批教友,我一再考验他们,曾仔细地熏陶他们。”
 
北京还没有大教堂。04年小教堂的救主像换成了圣母抱耶稣像,人人见了都称赞,是北京会院的一个在日本跟一位老神父学过画的青年画的。教友们很虔诚,有的“一连望了九台弥撒”。
然后还解释了一下“因为三位神父每人可作三台弥撒”
【可以把弥撒当成时间单位吗】
  
第一次写到徐光启。说04年有两位教友中了进士,一文(徐光启)一武(秦马尔定)。着重写了徐光启,说到“光启确为文士,且享有文名,因此我们都鼓励他去应试(点翰林)”。
   
“希望天主祝他成功,这样他就可以常住北京了。基于他的地位、指示与善表,可以给我们帮大忙啊!”
【如实打上感叹号的时候内心在疯狂吐槽台译虽然我没看过原信件就是了】
“不但我们视他为教会的支柱,而且教友们有事也多找他帮忙,认为他是位不可或缺的人物。”
“(翰林院三年里要考24次)五项已考过,其中两次名列前茅,两次获得第三名,一次得第四名。这样对担任朝中要职得到了保证。”
  
讲了一些显神迹的事情 毕竟同会的brothers间互相交流还是要讲点这个的。
    
询问马赛利神父是否收到了“我在北京所绘的世界地图”,说地图在中国传播很广。
  
04年《天主实义》的出版,招致了一些人的恶意。
“不过这样不利的效果是我们早已料到的,我们依靠的是天主,祂自然会帮我们的忙。”
读书人们对此书表示惊奇和敬佩。
  
提到冯应京。说冯应京把Ricci的一本小册子重新刻印了(即《二十五言》),因为只是展现天主教的伦理道德,“不攻击任何宗教”,所以“传遍四方”。虽然没有Ricci自己写的序言,但是出版者帮忙写了一篇“严肃的序言”,后来徐光启还作了跋(即《跋二十五言》),跋中 吹了一把圣教 “自称是我们的弟子,是教友”。
至今为止还只有Ricci一个人执笔著作。“因此我一再嘱咐全体在华的神父们,要多研究中国学问,因为中国的归化与否,与它有莫大的关系。”
   
“至于我能否完成我已做的工作?” 言下之意:我已经要忙死了。
设问一句后表达了自己任务繁重(并且想辞去中国教区会长的职务)。大概有以下四种任务:
1.给本院会友讲解中国典籍。
2.有时要向读书人们讲数学、辩证学。
3.“拜访我们的人仍然络绎不绝,以礼我应当一一到他们府上回拜,…。”
4.讲道、准备主日和节假日训言,处理各种杂务 堂区神父Matteo Ricci还行
以上,导致了Ricci的抱怨:“真没有时间写书啊!”
 
“今年我们做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即把日常经文、信经、天主十诫以及其他有关天主教信仰的种种问答,依视察员(即范礼安)的指示,在北京印刷,而后分发全中国各教会使用,…。”
在这件事上Ricci表达了自己的一个观点:“因为利用文字似乎较口舌更容易把事情交待清楚,也方便学习,…。”
  
大吕宋(西班牙属菲律宾)屠华事件,在朝野引起了很大的震动。“这件惨案在北京引起震动,因此我们担心中国人也许会对我们采取报复。托天主的祝福,无人找我们的麻烦;对这件事我只告诉了徐光启,他给我们帮了大忙,…。”

04年北京水灾,“许多民房倒塌,因为他们房舍的结构不如我们的坚固,所以损失惨重,…。”
“皇帝拨下二万银两济贫,以供重建房舍,或购买其他必需品之用。此外又打开帝仓,…,这时以便宜的价钱出售给京民与附近的老百姓。”
  
荷兰人的贸易要求受阻。
北京会院的人员组成, 生活费相关 “范礼安神父为我们的生活所有必需品筹划得很周详”,以及希望增加人手。
最后希望马赛利神父能把铜板古代罗马地图寄过来,多寄几本福音历史绘画集和皇家圣经,由中国教会付款。
  
最后,“我不知如何结束此信,但纸已经完了。”
结尾也在皮
      
4.【05年致德·法比神父书】
  
惯例问候及谦逊的感谢词,说虽然通常来讲距离欧洲十分遥远而且生活在一个“不为人知的民族”之中的人很容易被人遗忘,但“对天主的忠仆则正相反”,“因此我们虽然生活在痛苦的境遇中,但基于您这些和其他的关注,使我们感到颇为满足”。
   
夸了目前还在韶州传教的龙华民:“他工作勤奋,对您也敬重备至,尤喜爱写信。”说了一下自己这边消息不易流通的情况,但表明并不会因此“懒惰不动笔写信了”。
“您知道我的时间的确短促,因此我不时求天主,能多赐给我一点光阴,能多为祂做点事,这是我最大的希望。”
    
范礼安神父从日本赶来中国,决定留在澳门以便随时给予我们协助。
全中国会说流利的汉语的神父只有四位(除Ricci外还有郭居静,龙华民和罗如望【一作若望】),其他九位神父尚在学习中。北京会院的情况很不错,只是扩大规模的话资金不太充足。
    
帮某位被诬告的教友翻了案。
虽然还有他们的反对者,但反对者仅口头表示不满,不敢对他们怎么样。
“当朝中有人想阻碍皇帝的官吏付款给我们,我便要人告诉他,现在我什么都不希望,只希望离开北京,返回我的故里,明天我就去面圣,求准启程云云。他们获知我的决定,非常害怕,立刻把应给我们的全数送到,并谓明年再谈这个回乡的问题,今年一切如初。”
扯谎了啊扯谎了啊
  
翻译了额我略历书(又可音译为“格里高利历”,即今阳历),“有些朋友要我把它印刷出来,但我不同意,因为在中国印刷新历书,有遭罪倡乱之嫌。”
Ricci等人的译著在日本同样流行,“我们虽然辛苦,但撰写的书籍可供两个国家使用,也感到高兴。”
中国人对于教会制度以及对“主持教会的人均德学兼优、明智聪慧、守贞如玉、不婚无子女之累”感到惊奇。
    
04年贵州巡抚郭子章把Ricci的地图翻刻成了书本,但没有告知Ricci,印完送了一本来北京给Ricci。Ricci还在北京把这本刻印了两次。 【心太大了啊Ricci】
提到葡萄牙人是传教士们传递信件的重要中介。
  
范礼安神父送来的物资以及南京教会送来救急的一桶葡萄酒全部都因各种原因而遗失,未能到达北京,导致北京教会没葡萄酒做弥撒了,目前只能每次倒几滴酒意思意思一下。
   
《要理问答》正在北京印刷,运用了许多教会术语,创造了新的词语,用小字写了很多天主教经书的说明。“我把此书仔细翻译,又增加了不少材料才付梓,并下令为统一起见,今后四座会院只能用此译本,其他版本作废。”
    
说了一些中国文字的书写习惯。
   
结尾。“每当我跟您写信时,往往话特别多,不知如何结束,而现在还有其他的事要做,不得不搁笔了。…我是多么需要您的协助啊!因为在我肩上正负着沉重的担子,几乎超过我的力量,…。”
最后写了新入教的教友们需要毁掉自己之前崇拜的偶像(即塑像),Ricci为一位新教友取的圣名为法比奥,正为纪念德·法比神父。请神父“为他和我祈祷”。
  
5.【05年致父书】
  
这封信不知道是翻译问题还是原文就这样,非常高能,我跟同学看完以后作出了变态发言(“我想当利子他爹啊!!!”)
  
“过去几年每年都收到大人的来函;至于我的信如能平安到达,您也就有我的消息,可以说,还都是些好的消息。”
“愿天主常受赞美,祂利用我这具卑微的工具从事这个伟大的工作。”
  
接下来 儿子向爹交成绩单 介绍全中国四个会院的情况,会中人士已有十七八位。教友日益增多而且都非常虔诚。
一些普通教友的事迹(这些事情有的非常好玩但是我不摘录了)
最后提到名字的教友只有徐光启,而且很简短。“另一位教友徐光启为翰林,在北京政府很有地位,曾告诉我,在他未受洗前,在梦中看见了天主圣三奥迹的显现。”
   
然后 高能发言 “…,所写的这几段只让大人欢喜。”

评论(20)
热度(14)

© E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