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

三分钟热度
累了
朝拟不动了
想爬到伊比利亚(难过语言关……)
如果有了解恩四/贡萨洛相关资料的人可以告诉我的话非常感谢…!!
少女前线天下第一.jpg
最后你会发现还是fgo好玩.jpg

我操诶利子根本就不是拒绝翻译后九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没时间加上各种杂七杂八的事情堆在一起还有小鸟服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每次跟gay姐聊起老父亲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想到他临终时的叮嘱,仅仅是“要对欧洲来的神父始终关心和仁爱”这句话还不是特别让人难过,更让人难过的在他之后的补充:不仅像你们平常的那种关心,而是要特别爱护,使他们从你们每个人身上都能找到在国内时从教友相聚中所得到的那种安慰
 
今天嗑《利徐(利玛窦和徐光启)》看到说老父亲公开的札记和他私人的信件里对中国的情况讲述不太一样,后者中他“争取友人或上司的同情与理解”,看到这句觉得更难过了(……)

很难讲清楚老父亲到底是怎样的人,我觉得他极度聪明,过于理性(但就是进了耶稣会,所以也有狂热的燃烧点)他的仁爱当然是有的,这是宗教赋予他的博爱,还有对一些朋友(不是那种为传教而结交的在中国的朋友)和后辈的爱,但是个人感觉他在适应政策中展示的理性太可怕了(褒义),他永远都给公众展示他能令人喜欢的一面:博学,儒雅,通达海内,能言善辩,温柔和蔼,等等等等。之前看入华列传,还在想他怎么从不拒客,现在觉得很多时候他不是不懂得拒绝,反而是判断过哪些不拒绝能带来更大的收益的,如不拒数不清的访客与回访,至于拒绝的例子可参考婉拒小鸟翻译剩下九卷的请求(……)不知道小鸟这样好骗的人有没有察觉个中深意(应该是明白了的)
含个人色彩地说,这简直是一种极端冷峻,对中国的读书人也好对自己也好同样冷酷无情,1610年五月的那场病,即使卧床不起也要为了见更多客人而转到一个更大的房间,他是不是想在要让自己这粒麦子给官员、士大夫留下一个最后的好印象呢)

其实我也还是戴着cp滤镜看一看老父亲对小鸟的情感吧…肯定是欣赏小鸟的才华的,也欣赏小鸟的品格,也终究还是会用“这个人对基督教事业是多么大一笔财富”这样的句子去部分地评断小鸟的价值,但是也许小鸟的虔诚的确给他带来了慰藉也说不定…或许只有去看老父亲书信集才行了▄█▀█●
【tag合不合适呢……】

评论
热度(9)
©Eu | Powered by LOFTER